换妻俱乐部

我和太太碧琪都是“换妻性派对”的爱好者, 参加这种性游戏有五年多了参加性游戏只是想寻求刺激, 谈不上热衷。 夫妻相处久了,难免厌倦对方,为避免发生婚外情, 不如在彼此谅解的情况下透过换妻方式“疏解”一下。 我和太太碧琪都自认“思想开通”,与其苦苦压抑, 不如和其他想法一样的夫妇进行交换。 碧琪认为,男人其实差别不大,偶尔换来玩玩, 并非出于对丈夫不满意。 有时夫妻生活需要调剂,在年龄相仿的固定圈子里玩, 好过“烂磙”最多花费几百元住宿费。 何况每一位新加入的成员都有医生开具的验身报告, 虽然有时男方不穿“小雨衣”碧琪也从不怕爱滋和其他“手尾”。 参与换偶的夫妇多为三十岁至四十岁、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中产阶级, 这群白领有律师、商人、教师、会计师、行政经理等 受过良好教育、有中等以上收入为填补空虚、追求刺激而选择此种性爱方式。 通常都是丈夫提议加入这种俱乐部,但是许多妻子参加后也爱上这种性游戏。 参加换妻俱乐部的每对夫妻要遵守游戏规则: 每对夫妻都要缴交入会费, 单身男女不准参加。 这么多年来,说是玩换妻游戏,但从第一次起, 进房间后的感觉并不淫荡。 这个圈子里的人其实彼此之间都很熟,要么是同事或同学, 要么是朋友的朋友都认识他们的另一半;他们在舞厅、酒吧聚会时, 只要找到一点感觉大家就会彼此放任自己的身体;一来二去, 不是同事朋友也都熟悉了。 因此每次换妻时,也都聊聊工作、生活、天下事、开心事, 有时谈兴高了还继续饮酒喝茶,困了就倒头睡去, 天亮时再握手告别。 珍妮夫妇是“换妻性派对”的召集人。 每逢周末,都会举行换妻派对。 珍妮夫妇是做保险及金融的,有几家相熟的酒店, 并办了贵宾卡。 通常,珍妮夫妇负责决定时间和约人,然后打电话订好房间, 一般都备有大量避孕套。 参加者周末中午一放工,或同行或分别起程, 赶到约定地点先以夫妻名义登记入住,取得房间钥匙, 然后大家共进晚餐、聊天、唱卡拉OK。 夜深时分,待女士们各自回房,先生们将钥匙反扣在桌子上, 抽到哪个就按号码进那间房,而“不幸”抽到自己所订房间的, 可以提出重新再抽。 几年来,珍妮夫妇曾组织我们到内地其他地方游玩, 每到一处都是先集体订房。 去年,我们乘火车去上海游玩,出发前我们已相互抽了软卧票号, 结果我抽到了玛莉的包间。 玛莉已记不清跟多少个男人做过了。 她是某私企管理人员,和她身边的朋友们一样, 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较高的收入,四年前大学毕业进入这家公司, 不久后被同事带入了这个隐秘的性爱群体。 我对玛莉真是很满意,修长白滑的大腿、饱满浑圆的屁股、细小的腰肢、坚挺丰满的大奶、美丽而且可爱的脸蛋, 加上一头乌黑及肩的秀发。 廿六岁的她虽然少了少女的天真活泼却多了成熟的韵味。 她在脸上淡淡的施了妆,穿着黑色套装裙。 得体的服饰将她玲珑的曲缐更加诱人的凸现出来;让人不仅对衣服下面的身体产生更深切的遐想。 我的老二渐渐地粗硬了起来,一跃而起将玛莉抱在怀里, 双手伸进衬衫内握住两个丰满的乳房。 我却已经把她的套裙解开,滑落在脚下。 玛莉顺从地让我把内裙扯了下来。 我一边用手探索她的私处,一边把我粗大的老二往她的小穴中进发。 我毫不客气把玛莉按在床边让她撅起屁股,对准小穴插了进出。 我喜欢玛莉淫荡的叫床,这样我的老二就好像更能持久, 干着更加有力。 而玛莉知道我喜欢这样做爱时,都尽情地把她淫荡的一面表现出来。 从玛莉的阴穴中涌出一阵阵热烫的的淫液,剌激着我的老二, 终于支持不住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在老婆的阴穴内。 性交后,玛莉好像经过雨露浇灌过的花朵一般娇艳, 又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。 。

上一篇:表姐与我 下一篇:干妈